loveniania

【牧春】原来我有这么多情敌的吗?(完)

 

09.

 

   牧怔怔看着机场医务室的病床上躺着一动不动的春田创一。

    有了上次85岁脑龄那段误会的经验,再者毕竟是被叫到了机场医务室而不是急症室,牧虽然担心,但还是耐着性子听着机场工作人员紧张兮兮跟他解释。

    “这位客人,您放心,人绝对没事。我跟您解释一下哈!是这样的,飞机落地后发现前起落架的一个轮胎丢失,飞机左侧的发动机也有损坏的痕迹,着地的时候机舱的确比较颠簸,但是降落是成功的,只要是系好安全带的乘客,都没有什么问题。这位坐在过道的春田先生,因为去帮邻座的小女孩捡玩具熊,可能他以为飞机已经落地,就解开了安全带。”

    “所以?”

    “所以就是颠簸的时候,这位春田先生没站稳摔了,脑袋撞到了机舱地板…撞晕了…”

    “……”

    还真是,非常符合春田前辈的人设呢,牧无奈扶额。

 

    “MAKI MAKI MAKI MAKI MAKI MAKI。”春田一醒过来就使出了六连发把众人吓了一跳。

    “创一,你觉得怎样。”牧上前去坐在床沿,温柔地把他半抱进怀里。

    “呜呜呜呜,凌太、凌太!我终于回来了!”春田一把搂住他腰哭得稀里哗啦,“我以为我再也不能跟你抱抱了。”

    “怎么啦?是哪里不舒服吗?”牧看他哭得凄惨,还以为哪里伤到了,心疼得紧。

    “你上次说的那个&*^*^的姿势,还有^&%&的姿势,还有^&*%^的姿势,我全部都答应,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呜呜呜呜,你受委屈了。”

    牧听得嘴角抽风,看看周围机场工作人员们一脸忍笑八卦脸,忍不住回身赏了春田一个爆栗。

    “啊,疼疼疼…呜呜…”,春田委屈。

    大家看牧脸色不太好,都很识趣地出去了,还给他们把门带上。

    “もう,你这家伙,不要再让我担心了。”

     牧把春田推倒在床上,整个人覆了上去,“不过创一有这份心,我很高兴呢!”

    春田意识到自己刚才情急之下胡乱喊了什么,害羞地双手捂住脸。

    牧拉开他的手,对着朝思暮想的可爱唇瓣亲了下去,两人很久没见其实都激动得不行,尤其春田刚刚经历了这么多,再见牧凌太宛如隔世,更是主动地奉献全部,八爪鱼似得缠住了牧。

    还好牧还记得这是在哪儿,“创一,虽然我很想继续下去,但是我们得停下了。”不然他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

    春田被吻得气喘吁吁,眼中泛着喜悦的泪花,“凌太,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

    “我再也不要离开你了。”春田紧紧抱住牧。

    “凌太。”

    “嗨。”

    “我爱你。”

    “创一,我也是。”

    春田想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此刻牧动情的美丽双眸。

 

10.


    “呐呐呐,凌太。我在上海的时候,你有没有去酒吧啊?”春田扯了个毯子角抱在胸前,在沙发上滚来滚去。

    “诶?为什么问这个?”牧在一旁叠衣服。

    “去了吗?”春田很坚持。

    “没有。怎么啦?”

    “那个…以后你要是去的话要带我一起去,总之,不准一个人去酒吧,跟我吵架了也不许去。”

    “……”

        

 

    “呐呐呐,凌太。你不是最爱吃蜜柑果冻吗?我给你买了那么多!你看!”

    “我跟你说过我爱吃这个?”

    “嘛、嘛!我春田创一是谁啊!男朋友的事情当然知道啦!”

    “……”

    “总之,以后不许吃别人买的蜜柑果冻了!”

    “……”

 

 

    “呐呐呐,凌太,你不是最喜欢研究花语了吗?我买了印着花语的卫生纸哦!”

   “……”

 

 

    “呐呐呐,凌太,我马上要睡午觉,你要拍我趴着睡的照片吗?可以上传到INS哦!”

    “并不。”

    “啊,还是说你想拍我洗完澡的样子?没问题哦,完全OK!嘿嘿,知道你喜欢我的好身材啦!”

    “……”

 


    牧凌太觉得,最近他家亲爱的变化很大。

    好似从一只大大咧咧的傻柴进化成了MAKI专用警犬柴。


    以前春田很少能感知到他的情绪,他又不喜欢事事都像个娘炮诉诸于口,有不快总是憋在心里,就算朝春田发火,这人也是傻乎乎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往往也只能摇头想算了,没法跟傻柴计较。

    这次从上海回来之后,却仿佛变成了一只时刻警戒中的柴,他的情绪春田总是能第一时间感知到。往往他一个不快的眼神或者委屈的表情就把春田急的,如果他不说原因,春田就会扑上来亲亲舔舔非把他哄开心了不可。

    对他的了解春田也是一日千里,他喜欢的颜色、喜欢吃什么、喜欢看什么类型的书、喜欢什么花,春田通通一清二楚并且非常上心张罗。

    还有,春田那爆发的独占欲是怎么回事?不准他去酒吧、不准吃别人买的蜜柑果冻、不准他参加联谊…… 连同期会都要跟着去,还总是打断总务部那个女孩同他聊天。把春田拉到一边去问他怎么了,春田一下子就脸红了,手足无措支支吾吾半天憋出一句:“凌太是我的。” 这还不止,前段时间有个客户是经营果园的,感谢他的热心周到送了他一袋橘子,春田就怀疑人家对他有意思,之后这个客户看房都一定要跟着去。


    牧凌太,27岁,终于感受到了什么是甜蜜的负担。


 (完)

【牧春】原来我有这么多情敌的吗?(三)

07.

    前段时间知道春田要去上海后,牧想跟他多相处一会儿,籍着工作交接的名义,经常在工作中找机会跟春田一起去拜访客户。春田虽然本能觉得跟牧一起工作很开心,但完全没有发现牧的小心思。好在创一阿飘,作为牧凌太的灵魂之友(擅自决定),终于体会到了牧当时的这些小确幸,尽管只是一些谨小慎微的细节,创一也觉得被治愈了。

    但是自从宣布了婚讯,牧变得心情特别不好,连花店都不去了,也不再找机会跟春田独处。下班了就去家附近的小酒吧喝酒,也不喝得烂醉,总在快要醉前就及时停住然后买单回家,创一没有见过自制力比牧更好的人了。

    牧生的好看,一双仿佛会说话的顾盼生辉的大眼,高挺的鼻梁配上小巧可爱的鼻尖,白皙光滑的皮肤和纤瘦合度的身材,这样的一个美人单独泡在酒吧买醉就够引人注目的了,加上偶尔露出的彷徨无助的心伤模样,经常会有蠢蠢欲动的男男女女跑来跟他搭讪。有不少直接提出约炮的,牧理都不会理。有些人看直接约行不通,就假装交朋友聊聊天,牧也不会拒人千里之外,总是礼貌应对。但如果对方有进一步的要求,牧就会立马拒绝。

    尽管如此,创一还是觉得自己喝了一吨老醋,整只灵都是糖醋的味道了。

    牧的桃花原来那么多的吗?每天,几乎是每天都在被搭讪中。之前还有STK,武川主任也一直没死心;上次跟着牧去总部的同期会,也是眼睁睁看着牧收获了一堆总部男女同事爱慕的眼神。尤其总务部的那谁,惠美还是里美桑?偷偷跟旁边的同事说绝对要攻略牧,还主动加了牧的LINE;是了,他俩刚认识那次的联谊上牧也是非常受女生欢迎,这人当时绝对是被同事拉去凑颜值的。

    这么说难道一直是这样的吗?诶?春田创一原来有那么多情敌的吗?如果说他春田创一是在33岁那年进入了人生中的桃花期,那么牧的桃花期可是一直没有停过啊喂!!

    在他春田创一跟部长筹备婚礼的时候,牧有几百个机会彻底抛弃他跟别人在一起吧?创一现在觉得自己的最强武器可能是幸运!如果是在RPG游戏里面,这一年自己的幸运值可能是满点。

    都怪自己太不懂得珍惜了,之前一直让牧伤心,好不容易在一起了,还把牧这样的抢手对象孤单丢在日本一年,所以连神也不想再眷顾他春田创一了吧?也不知道那个时间点的牧有没有收到自己遇难的消息,希望不要让牧太难过,如果牧能忘了他,遇到更好的恋情过新的人生,他他他他他……    

……好吧,实话实话,经过这些时日,他现在是死也不想离开牧身边了,再说反正已经死了,祝福新恋情什么的根本不想好吗? 想象了一下黑白鬼使来绑他回地府,然后另一边牧跟新恋人甜甜蜜蜜的情形,创一呼哧呼哧感觉灵体都要气炸了。

    但是作为让牧这么伤心的始作俑者,尤其是现在自己这幅没有希望的样子,创一阿飘又觉得没有什么资格去反对牧有新的邂逅,连扑上去对情敌龇牙咧嘴释放敌意都觉得甚是心虚,只能忍着心酸做出祷告手势,求神保佑牧远离那些不怀好意的搭讪。

 

08.

    Wonderful在举办春田欢送会,同时也是部长和春田的订婚庆祝趴,牧早早地退场。

    创一吃惊地看到千珠追了出来,叫上牧去便利店买了啤酒,说是要跟牧不醉不归。

    “我当时还以为你们两个一定会在一起呢。”牧开口说。

    创一惊了:“???哈啊?”一会飞到牧的左边一会飞到右边,激动地申辩:“Maki Maki Maki ,不是跟你说了我跟千珠只是青梅竹马,什么都没有吗?”

    “诶?真的?我说要跟春田告白的时候你不是很余裕来着。”千珠很惊讶。

    千珠跟牧说过要跟我告白?创一觉得脑子不够用了。

    “那都是装的,我…其实一直都很不安。那晚,其实我看到了。”

    “看到了?”

    “春田前辈抱着千珠小姐。”

    “诶?诶诶诶诶?”创一跟千珠同时大叫!

    天哪,被恋人看到抱着别人,没有比这个更男友失格的了,创一锤了自己头好几拳。

    “诶?怎么办?牧君你听我解释,那…那是春田看我太可怜了,想安慰我。”千珠忙不迭解释:“其实我当时也稍微这么幻想了一下,有一瞬间觉得难道我告白成功了?不过他马上拒绝我了,说虽然他自己也不是很明白,但是他不想离开牧君,想一直跟牧在一起。”

    “是吗?”牧低头微笑,原来春田前辈拒绝了吗?

    “那牧君是不放心,所以跟在春田后面找来的吗?” 

    牧摇摇头,“其实那天我看到春田前辈的母亲了。阿姨回来拿东西,我们聊了一会儿,她走的时候围巾落下了,我追出去想把围巾还给阿姨,结果就看到了。”

    “诶诶诶?连老妈都见过了?”创一感觉自己错过了一个亿。

    “那是因为误会了我跟春田,你才跟他分手的吗?诶?我的原因?”

    “不,是我自己的问题。”

    “那,为什么?要跟春田前辈分手?”

    “因为我喜欢他。”

    创一听到这句话,感觉心脏被扎成了筛子,既感动又心疼。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到牧亲口说喜欢自己了。

    “越是真心喜欢一个人,就会希望他得到幸福不是吗?”牧接着说,“春田前辈家人那边、还有世人的眼光等等,我就害怕把他给牵扯进来了。”

    “春田的妈妈说了什么吗?”千珠问。

    “……”,牧没有回答。

    但是创一突然福至心灵,“岂可修,老妈一定跟凌太说了什么,啊啊啊!我那天就不该去,陪着凌太就不会让他伤心了。”

    “结果只是在受伤之前逃跑了而已,我才不是多好的人呢。” 

    “没有这种事。”千珠摇头说。

    “凌太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创一飞到牧的胸口依偎住他说。

    “但是,结果笨蛋春田也没有走你给他留的路不是吗?他现在跟部长要结婚了,你的退出不是没有意义了吗?”

    “是呢。”牧又灌了几口啤酒。

    “那你为什么不去挽回呢?春田他…对部长应该不是那种喜欢…”

    “恐怕对我也不是。” 牧黯然。

    “不,牧君,请拿出自信来。春田跟我说他跟你交往的时候,我问过他是不是喜欢你。他很幸福地笑着答说是。我现在也忘不了他那时的神情。我从小到大没有见过笨蛋春田笑得这么温柔过,我觉得他一定一定非常喜欢你。”

    “千珠小姐,谢谢!”牧觉得千疮百孔心被千珠的话慰藉了。

 

    然后牧跟千珠两个人就在桥上乱喊一气。

    “春田,你这个混蛋!为什么跟部长在一起拉!?结婚又是什么啦?你这人也太禁不起别人的攻势了吧?”

    “凌太、凌太我错了,我只爱你一个,么么哒。”创一飞过去不停给牧亲亲想安慰他。

 

    千珠喊道:“我会把你忘得一干二净的!你这个超级迟钝的笨蛋!”

    “嗨嗨嗨!求之不得。你的帅哥管家就在后面等着呢,加油啊!”

    “腿也太长了吧,明明只是春田而已!什么时候锻炼的啊?”

    创一对着千珠吐舌头做鬼脸,“要你管。”

 

    “嗯嗯,蜜汁好身材呢!”没想到牧也很赞同,创一立刻羞红了脸。

    “这到底算什么啦?就算你哭着回来找我,我也不会管你的。”牧愤怒大喊。

    凌太你这算是给自己立了什么FLAG吗?

    创一阿飘一脸允悲,大喊着回应:“凌太,你就算跑到天边我也会把你追回来的。”

 

    “牧君,还是把心意传达给春田比较好哦。”千珠最后说。

 

    牧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约自己想传达心意的啊?!想到这次机会因为一些意外,最终还是没有跟牧在海滨公园见成,创一就觉得老天是不是在玩自己。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寄刀片去问候一番。没等他腹诽完,就听到天上传来一声冷哼,然后一片白光。

 

 (待续)

【牧春】原来我有这么多情敌的吗?(二)

05.


    手机铃声把牧凌太从睡梦中唤醒,“唔,头好痛,胃也很难受……”

    “这是当然的啦!你昨天没吃晚饭还喝了那么多酒…都是我不好…”,对手指的创一自责起来,飞快扑到牧身边给了他一个额头吻,“痛痛飞走、飞走!”

    “嗨……”看到是春田的来电,是听说自己请了病假有点担心吗?虽然明白春田前辈不管对谁都是很体贴,牧的心头还是一甜。

    “MAKIMAKIMAKIMAKIMAKI,部长说你生病了,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有点头痛,春田前辈不用担心”

    “头痛?很痛吗?你去医院看了吗?”

    “已经好多了,春田前辈赶紧去工作吧,我没事的。”

    “没关系,马上要午休了。MAKI你把家里地址告诉我,我现在过来陪你去医院。”

    春田前辈要过来我这里?这对牧来说未免诱惑太大了。不由想起上次自己生病,春田前辈虽然笨手笨脚,还是尽全力想照顾他,甚至做出了年糕粥这种奇葩的料理,这个人真的太狡猾了,好想好想再重温春田前辈的关心和温柔啊。但是随即又想起昨晚春田前辈抱着玫瑰对着部长幸福微笑的样子,他有什么资格去破坏春田前辈现在的生活?一切都是牧凌太自作自受,现在唯一没有资格让部长放手的人就是他。这个时候如果放任自己沉溺在春田前辈的温柔里,恐怕就再也无法坚守内心了吧。

    “不用了,小空会过来陪我去医院。春田前辈还是好好工作吧。”不由得撒谎了。

    “但是……”春田还想说什么……

    “叮咚。”响起了门铃声。

    “看吧,小空到了。就这样,春田前辈谢谢你,我挂了。”

    创一阿飘不知道为什么牧不让春田过来,以为是牧生气了不想看到春田,更加不好受了。

    牧把领带和文件夹收到橱柜里,又把酒瓶子扔到垃圾桶。

    门铃很规律的在响,没有放弃的迹象。

    宿醉还没有过去,听到门铃头都要炸了,牧揉揉眉头叹了口气认命去开门。虽然不用开门也知道来的是谁。

    “武川先生。”牧把门开了一道小缝,露出一对大眼睛,并不是很想武川进门的样子。

    “我拎着这么多慰问品很重的,你不是想让我站门口吧?”

    牧只好放手,武川直接冲进屋里。

    创一阿飘有点伤心,明明都不把住址告诉我,武川主任却是知道的。

    “好重的酒味。”他把牧拎到身边,用猎奇的目光全身上下扫描了一遍,哼了一声:“没有生病就好,你是宿醉了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有点头痛,还有胃也不太舒服。”牧老实回答。

    “我买了粥和肉包,你快去吃吧。还有你喜欢的蜜柑果冻和牛奶,帮你放冰箱了。”

    KUSO,创一终于知道,上次的蜜柑果冻是哪里来的了。撅起嘴仇视地盯着那一堆蜜柑果冻。如果...如果他有实体的话,一定把这些蜜柑果冻统统都吃光,一个都不剩。牧、牧只能吃创一买的蜜柑果冻。然后想到了冰箱边的吻,创一又觉得心头甜甜的。

    牧去洗漱之后,坐下来默默吃东西。

    “你不是昨天单独去见那位客户了嘛?我一直很担心,晚上给你电话你也不接。早上听部长说你请假了,还以为你发生什么事情了。”

    连武川主任都是知道那位客户的吗?创一心想他之前是有多忽视了牧才会没有留意。

    “那位客人,已经解决了。抱歉让你担心了。”

    “为什么一个人喝闷酒?”

    “没什么。”

    “反正又是为了那家伙吧?”

    “跟春田前辈没有关系,是我自己的问题。”

    “MAKI…”武川覆上牧在桌子上的手,“我就不行吗?”

    创一的眼睛快把武川的手烧穿了,这家伙爱抓手的毛病怎么就是好不了。

    他是知道这一年里牧和武川主任并没有复合的,跟牧和好后也曾详装不经意跟牧打听他跟主任这一年的事?当时的牧听到之后抿嘴偷笑道,“创一很在意吗?”

    “你…你是我的未婚夫,我不可以在意吗?”有点恼羞成怒的创一壮着胆说。

    “嗨嗨,可以是可以。不过,不告诉你哦。”

    “为啥啦?诶?喂喂,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吧?”

    “我可不是春田前辈。”牧没好气地说。

    “什么意思啦!我…我可也没有做过…唔…”,话没说完就被牧压倒在沙发上亲得死去活来。



    “对不起。”牧低下头说。

    “为什么?为什么我就不行呢?失去以后我才知道,我没有你在身边不行的,这次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武川先生,没有谁离开了谁是不行的。”

    “那是因为春田是笨蛋,他不知道你有多好!”

    创一:“说得是不是过分了点,喂!还有你的爪子拿开,拿开!”

    牧把手抽回,认真看着他说:“武川先生,你该从过去走出来了。”

    “你还是喜欢他,所以不愿意接受我吗?”

    牧摇摇头,接着说:“武川先生,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人。我们有过很多回忆,从武川先生身上我也学到了很多,可以说没有武川先生就没有现在的我。但正因为是这样,我更不想破坏这种纯粹性。相信我,这已经是我们最好的结局。”

    武川长叹一声,“就知道你不会答应,但不试过总是无法死心。好了,今天你好好休息吧。但只要你一天不面对春田,我就一天都不会放下你。”

    创一觉得他一定上辈子也做了很多很多好事,才会那么幸运得到牧的爱。情不自禁围在牧的身边转起了圈圈,“凌太,谢谢你喜欢我。”


06.


    虽然不能跟牧有实质性的接触,但是每天守在心爱的人身边,看着他起床刷牙洗脸刮胡子,看着他认真努力工作,看着他安安静静看书插花,甚至……还可以进浴室跟着他一起泡澡,窝在他的心口听心跳,创一还是觉得幸福得团团转,祈祷这样的日子可以久一点再久一点。

    平和的日常过得飞快,创一对即将发生的爆炸性消息忐忑不安。

    据他身前的记忆,自己已经接受部长的求婚,部长还会在今天的早会上宣布两人即将结婚的事实。那时他认为牧已经不喜欢他了,就这么浑浑噩噩被部长推着向婚礼前进着。根本没有多想牧的心情,也没有留意牧听到之后是什么反应。不过,创一觉得多半这家伙也不会在人前表露出什么情绪吧,自从变成了灵体跟在他身边,每天就是对他家亲爱的观察研究总结。现在的创一已经不是过去的春田了,他可以拍着胸脯保证,全世界最了解牧凌太的就是我创一阿飘。可惜现在的创一什么都明白了,却再也不敢想象牧知道婚讯后的心情。

    他一会儿恨不得狠狠敲春田的榆木脑袋砸醒他,“你怎么可以做让牧这么伤心的事情?牧明明跟你说了不喜欢一定要清楚的拒绝了,你这家伙这一年完完全全没有成长啊!”

    一会儿又自怨自艾:“凌太,以前千珠一直说我超绝钝感我还不承认,事实证明我只会让你难过,难怪你说跟我在一起都是痛苦。”

    早会开始了,部长把大家召集起来,“今天要跟大家宣布一个消息,春田田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我们计划在下个月举行婚礼。到时请大家都来出席。”

    春田一个劲盯着地板神游太虚。创一阿飘则是打着圈圈一副要昏过去的样子。

    舞舞:“ding~”

    武川:“有点突然啊,恭喜两位!”

    麻吕:“哟~恭喜部长!恭喜创一前辈!”然后带头鼓起了掌。

    现场“啪啪啪”拍手声此起彼伏,但几乎所有人都在鼓掌的同时,眼睛偷偷瞥向了牧。

    总之,创一觉得气氛稍稍有点尴尬。

    牧的脸色惨白但没有什么表情,也不在意大家是不是在瞧他,只是机械地跟着鼓掌。他一直看着春田,希望跟春田能跟他对视一眼,但春田始终没有看他。

    部长心情很好,同事们都挤上去跟春田和部长道贺,外加问东问西打听八卦。

    牧转身一个人往外走。武川想跟上去,却被前台说约好的客户已经到了。“啧”了一声,用凌厉的眼刀狠狠剐了春田两下,才不情愿地往接待室走。春田觉得背后一凉,回头看却已经没有人了。

    往日里兴高采烈的创一阿飘今天格外没精神,整个儿都蔫儿了,低着头跟在牧身后,也不转来转去了。

    牧说是去带客户看房子,其实根本没有约客户。走到了之前天体观测的那个公园,还是坐在那个环形长凳上。创一几乎跟了牧半年多,从未见过他哭。但是现在眼泪从他宝石般的眼瞳里倾泻而出,创一感受着牧的痛苦看着他的泪水,觉得自己心都碎了,忍不住也哭了起来,一个人一只灵就这样依偎着,一起默默流泪。

    武川一直在给牧发信息,牧都没有回。

    不知过了多久,牧深吸一口气擦干眼泪站起来,一脚踢飞脚边的小石头,抽泣着喊,“春田前辈大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我是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创一也眼泪鼻涕乱飞朝天大吼。


(待续)


【牧春】原来我有这么多情敌的吗?(一)

渣文笔预警,如果有错别字请无视 😌

没想到我也有写完不挖坑的时候,感谢扣子的柚子桑的鼓励🥰

牧春属于彼此,以及我真的是亲妈,如假包换。

客户的这部分的梗是推上太太的,因为这个脑洞就是等那位太太更新等不急了才产生的,算是致敬吧!

全文预计分3-4次发完。


01.

       嗨,春田创一,35岁。在越过了人生中最大危机后终于跟真爱牧凌太心意相通,并且熬过了牵肠挂肚、相思成灾的外派一年,即将要回到日本要与爱人相聚的这一刻,卡密撒嘛,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他的身体,不,准确的说是灵体飘在半空中……

       “啊啊……我是已经死了吗?什么情况?诶?不要啊!我还没有跟牧这样那样,我还有很多很多话要跟牧说,我还有很多事情想跟牧一起做,神呐,你究竟是想怎么对我啦?春田我已经很努力很努力了,只想跟心爱的人在一起过过平凡的小日子也不行吗?”春田创一不禁开始了各种内心吐槽,头发也被他抓得乱七八糟。

       环顾四周,这是一间从来没有见过的小公寓。他怀疑这个户主是不是在断舍离,衣柜、床、桌椅、一个小书架、除了这些基本的家具,整个屋子空空荡荡的。有个小厨房但是却连厨具也没有。没有电视、也没有游戏机。桌子上有个小花盆,插着几支黄玫瑰,是这个房子里唯一的装饰。

     卫生间的门“啪”打开,有人下半身裹了条浴巾走出来,边拿毛巾擦着头发。

       “诶诶诶诶,是凌太!为什么?凌太怎么在这儿?不是应该在我们的家里吗?难…难道凌太又离家出走啦?”春田创一感觉自己85岁的脑龄好像又长了10岁,总觉得现在的情况有哪里不对。

       “凌太刚洗完澡好好看啊!”看着牧性感白皙的身体,他不知怎的有点害羞,有点不敢直视。不过总算马上想起现在的情况,随即甩了自己一巴掌,“春田创一,都什么时候了,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于是下一刻他冲到牧身边,手舞足蹈外加“MAKI MAKI MAKI MAKI MAKI……”二十连发想引起爱人的注意,可惜牧凌太没有半点反应。又试着去碰触也是跟电视里演的一样,一下子手就穿过了牧凌太的身体。

       “呜哇!我到底该怎么办啊?”这位新任阿飘的头发已经挠的跟鸡窝差不多乱了。

      牧换上了睡衣,抱着双膝坐在床上,很乖的样子,然后拿起枕头旁边的手机,对着INS的图标犹豫着要点又不点的。

       “凌太有在玩INS的吗?”创一阿飘想我以前怎么都没看到过凌太刷INS呢。

       只见牧深吸一口气,指尖微微发抖终于点开了INS。

      “诶诶诶诶?怎么是我的照片啦?为什么还有我睡觉的照片?武藏的部屋是什么鬼?诶……部长的偷拍?他居然放到INS上去了,天啊……”创一第一反应是冲过去把手机遮住不让牧看了,但是很不幸这不是目前他的灵体可以做到的,于是他就围在牧旁边飘来飘去绕圈圈,絮絮叨叨解释了半天,当然这也是徒劳的。

       半晌他看到牧红了眼眶很落寞的样子,关掉了手机屏幕和台灯,盖上被子睡觉了。

       或许是心焦外加黑暗激发了他的脑潜能,创一阿飘终于发现了哪里不对,这不是他们在一起之后,这是他们分手的那一年。如同无穷无尽黑夜一般找不到出口的,心碎的那一年。


02.

       牧早起上班,创一阿飘跟在他身后叨叨:“你这家伙,为啥不吃早饭啦?还说我不会照顾自己,你看看你都瘦一圈了。”

       创一阿飘还是无法理解现在的状况,他最后的记忆是飞机着陆时异常颠簸,机舱里此起彼伏的尖叫声,猜测自己可能是遇到了空难所以死了。他心想,“还好还好,我就是死了也可以在凌太身边,希望黑鬼使白鬼使晚点来找我,让我能多守护凌太一会儿。” 这总比死了之后也看不到爱人要强吧,说不准老天已经对我很好了。创一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牧跟办公室的人一一打招呼,不出所料创一阿飘看到了两年前的自己,笨手笨脚打翻了热水的春田跟牧抱怨着什么,牧一脸无奈拿出手帕帮他擦被水打湿了的衬衣,“もう,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春田前辈什么时候才能成为立派的大人呢?” “无路赛。”春田笑得没心没肺。

       两人对望笑得很开心的时候,部长打开门,“春田,你来一下。”

       “嗨哟!”春田对着部长敬了个礼,立马往部长办公室走去。

       牧望着春田的背影,笑容渐渐收起,眼神随即变得失落,低头叹了口气。

       创一阿飘也还记得这一幕,但是当时完全没想过凌太在他身后会是这幅表情,如果他早看到,如果早看到……会有什么不同吗?

       这一年里,凌太到底流露过这样的表情多少次?为什么自己一次都没有发现呢?他不禁自问,春田创一你真的有好好在看着牧凌太吗?

       会不会即使看到了,却什么也没发现就忽略过去了呢?还是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却不敢细想,胡乱给自己找个解释就那么混过去了。

       创一想,或许表面的安稳就是那时自己唯一能抓住的东西。



03.

       创一觉得成为阿飘的生活越来越习惯了,不用吃饭睡觉来补充能量,虽然没有了大长腿只有一根幽灵尾巴,但是飘来飘去行动也很方便,只是不能离开牧太远,差不多十几米就是极限了。

       他觉得这次灵魂的时空穿越是老天给他的最后一次跟牧凌太相处的机会,必须格外珍惜,所以除了晚上牧睡觉的时候,他无时无刻都观察着牧,生怕漏看了什么。开心笑着的牧,眼神落寞的牧,可爱抿嘴的牧,精英气场的牧,越看就越是着迷,创一觉得自己对牧的爱深得看不到底仿佛没有极限,神呐,为什么我会这么爱一个人?

       看着自己百无一用的灵体,创一阿飘越想越不甘心,为什么要浪费这样宝贵的两年跟凌太的相处时间。也想敲醒春田的木鱼脑袋,你个85脑龄的家伙,为什么不敢睁眼看看你身边的牧呢?

       总之,后悔也无济于事,创一阿飘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陪在牧凌太身边陪他一起开心和难过。然后晚上牧凌太休息时,创一就会窝在他的怀里,听着凌太的呼吸感受着他的心跳,就感觉幸福得不得了。


04.

       “牧君,有位镰田先生找。说是要看房。”前台接待员说。

       “啊,好的,请他稍等。”牧听到这个名字有点动摇,看向了在一边专心弄资料的春田,犹豫了一下还是跑过去说,“那个……春田前辈,等下你有空吗?”

       “哦,怎么啦,牧。”

       “有位客户……”牧有点紧张,捏紧了小拳拳。

春田的电话铃声响起,“啊,抱歉,我接个电话。”

       “嗨嗨嗨,了解。”春田带着笑容挂上电话,“哎,部长说今天家里要大扫除,让我别去Wonderful早点回家。对了你刚刚说什么?”

       “啊,嗯…没事了,春田前辈还是快点回家吧。别让部长等你太久。”

       “是业务上有什么问题吗?那要不我跟部长说下晚点回去。”

       “嗯,不用,我自己能搞定。你快回去吧。”牧笑笑,拍了下春田的肩膀就往门口走去。

       武川突然起身把牧拉到一边,“你这家伙,别逞强啊,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没关系的。武川桑不用过来了。”

       春田看着他俩拉拉扯扯,疑惑地歪了歪头。但想起部长的叮嘱,还是收拾起东西准备回家了。

       创一阿飘心想,这是多麻烦的客人,居然让能干的牧这样伤脑筋。

       很快他就明白原因了,并且想把刚才选择回家大扫除的春田扔进垃圾桶。

       “这边是开放式厨房,电器都是已经……”牧还没说完就被镰田推到料理台边,被镰田用两只手搭着料理台整个被环在里面。

       牧没有控制住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太近了……镰田先生 “。

       “MAKI君,我对你的心意,你应该知道吧?”

       “请放开,镰田先生。”

       “我知道你也是那边的,反正你喜欢的那个人根本不喜欢你吧?为什么不考虑我?”

       啊啊啊,创一阿飘快气死了,你知道我们什么啊,我喜欢牧喜欢得不得了好吗?你你你,别挨我的凌太这么近。创一扑上前去,想把镰田拽开,但是无论怎么努力灵体状态的他也根本碰不到实体。

       “这与你无关,如果你不是客人的话,请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春田创一,对吧?” 

       牧有点惊讶。

       镰田伸手挑起牧的下巴,“奇怪我怎么知道你喜欢他?因为我一直都在看着牧,你去超市也好,去拜访客户也好,回家路上也好,我都一直看着你。我第一次看到你就迷上你了,可你的眼里就只有那个傻乎乎的春田,可惜啊人家跟你们部长双宿双飞、甜甜蜜蜜,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呢……你为什么要这么傻?”

       牧明显被打击到了,眼眶都红了,“你知道我们的什么?春田前辈什么错都没有。”

       “你放P,我跟部长是清白的!啊啊啊……”创一阿飘已经气疯了,急得团团转在牧身边上上下下乱蹦哒。我怎么这么没用,这么危险的家伙原来一直跟着牧,我居然没有发现。

       镰田的手开始不规矩的摸牧的脸和脖子,牧深吸一口气,拍开镰田的手就要走。

       镰田被激怒了,他身材比牧要高大很多,一把拽住牧把他摔在沙发上并压上去,“我劝你老实点,不然我可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你别以为说报警我就怕了。”

       “天啊,你这个混蛋!”事情发展已经超出了创一阿飘的心理预期,这混蛋是想来硬的?MAKI怎么办?创一能做什么?

       “镰田先生,刚刚我还没有介绍完这套房子。”

       “哈?房子随便了,只是把你骗出来的借口罢了。我的小猫咪,不会真以为我要买房吧?哈哈哈!”说着一只手就袭上了牧的衬衫开始解扣子,另一只手就在牧身上乱摸。

       创一急得扑上去对镰田乱咬,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创一没有像现在这样痛恨这副身体的无用过,牧最需要自己的时候,他什么都做不了。

       牧也没有急着挣扎,接着说:“这间房子呢,之前是家庭住的,因为出过盗窃事件,房子的主人在室内也装了防盗摄像头,所以你现在的行为已经全部被录下来了并且上传到了云服务器里。如果有账号和密码的话,随时可以下载。”

       “什么?”镰田完全没预料到是这种发展,愣住的当口就被牧一脚狠狠踢到要害部位,“嗷……”捂着下身从沙发上滚到地上。

       牧眼神阴郁,仿佛觉得不够解恨,又上去狠狠补了几脚,直把镰田踢得晕头转向,然后就扯下自己领带把镰田双手绑了起来,又去厨房找了绳子把他双脚也缚上。接着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支录音笔秀了下,“刚才的对话也都已经录下来了。”

       牧抓着镰田的头发,强迫他面朝自己,“别小看房地产销售。”

       创一阿飘在旁边看得心血澎湃一脸崇拜,我家阿牧好厉害,帅的一塌糊涂,就跟上次帮千珠去要回房子一样,真的关键时刻太器用了。

       牧去厨房拿了把剪刀,不顾镰田的挣扎和求饶,把他衣服裤子都剪烂了扔到垃圾袋里,对着全身上下只剩一条T字裤和袜子的镰田胡乱拍了一通,“你要是再敢出现在我跟春田前辈面前,我发誓你这些美图和视频马上会在INS成为热门。”

       “不不不,不会的。你你你太可怕了,我只喜欢听话的小猫咪,你这种的我躲都来不及。”

       “那就最好了。”

       牧拎着垃圾袋晃了晃,“你的衣服裤子都破了,我就做个好事帮你扔到楼下垃圾桶吧。你的手机不小心也放在里面了,你要拿回来的话一会争取早点解开绳子。不然被捡走的话,我也爱莫能助。”


       解决了镰田,从公寓出来的牧也是大松一口气,来这套房子也是以防万一,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

       创一则是越想越自责,虽然凌太是很厉害没错啦,但是刚才的情况真的很危险,春田当时接到了牧的求助信号,却以为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没有坚持跟去,让牧一个人面对这么可怕的STK。万一…万一牧有个什么事,可怎么办好?真想把当时的春田揍一顿。

       感觉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了,牧往便利店走,准备买点晚饭回去吃。

       走着走着创一阿飘看到牧的眼光有些呆滞,顺着牧望的方向看过去。

       啊,怎么是自己和部长从餐厅出来,自己手里还捧着一束红玫瑰?

       对了,他想起来了,部长说大扫除是骗他的,其实当天是部长生日,到家后马上被拉到餐厅吃饭了,部长送了他一束玫瑰,他还因为不知道部长的生日,没有准备礼物,觉得有些愧疚。

       创一阿飘最近其实发现这个灵体也并不是那么没有用,在牧情绪激动的时候他隐约可以共鸣到牧的喜悦和悲伤,但那通常都是跟春田有关的事情。像刚才镰田的事情,牧无悲无喜,创一就完全感受不到牧的情绪。

       他现在就像一台信号接收器,接收着牧星人发来的源源不断的悲伤,创一觉得自己快无法负荷了。牧是不是以为自己撒谎骗他了?明明是要跟部长约会,却跟他说要搞大扫除?

       等到部长和春田有说有笑开车离去,牧还僵硬站着,可能目送了快有十分钟。创一感受着牧的情绪从激动到慢慢平复,然后他低下头继续朝前走。牧进了一个酒吧,期间不少人跟他搭讪他都没理,也没在酒吧逗留,只是买了几瓶威士忌就回家了。

       到家后,牧换上了睡衣,打开手机给部长发了病假申请,等到部长回复同意后。他就坐到床上,打开酒一口一口喝。

       啊,怪不得那第二天牧就请了病假,原来是这样。对不起,凌太,对不起。

       牧脸上没有表情,手捂着心脏停一会,然后喝一口,然后再捂着心脏一会儿,再喝一口。别人可能不知道他在干嘛,但是创一知道,因为他此刻又共鸣到了,牧的心很难受很难受。他不知道牧是怎么有办法一会儿收起所有的情绪,一会儿又全部释放出来的。但是他知道牧捂着心脏是在确认,要喝到多少醉才可以不难受。牧没有哭,但是一旁的创一已经哭得稀里哗啦,创一心想还好牧看不到他。

       马上一瓶喝完了,他又开了一瓶。牧的脸被酒烧得通红通红,煞是可爱。情绪也慢慢变好一些了,跑到衣柜旁边,从最底下翻出一个文件夹和一条领带。

       “啊,是春田流的营业虎之卷,凌太还收着吗?领带,啊!是那条自己怎么都找不到的领带。”

       牧一边翻着文件夹,一边甜甜的笑,还把领带套在自己脖子上,时不时还把领带拿起来嗅嗅。喝酒也没停下继续小口小口喝着。

       创一禁不住感动得要命一方面又担心起来,看着地上两个空瓶子,这可不是啤酒啊。“凌太笨蛋不要喝了,你都没吃晚饭,直接喝酒会伤胃的。”尽管知道他听不见,创一还是没有放弃在牧的耳边持续叨叨。

       “春田前辈,我想我是喝多了,总听到你在我身边说让我别喝了,你好吵…..”牧捂住耳朵躺倒在地上缓缓睡去。

       “凌太,唉?你能听到我吗?MAKI MAKI MAKI MAKI MAKI MAKI…”

       创一的噪音攻击已经不起作用了,牧凌太被酒精打败已经昏昏睡去。


(待续)

       



昨晚后续的小脑洞(rps)

昨晚心情大起大落,真是发糖全靠圭哥,早上起来忍不住写了点脑洞

虽然是rps 但没啥不道德的内容 

可以放心食用

随便写的 没有文笔可言



“圭桑 恭喜得奖!好开心!”

“现在方便吗?我想去遣都你那里”

“诶?但是受赏结束大家不是要一起庆祝吗?圭桑是座长,在场比较好呢。我们就下次见吧…”

“不…我现在除了遣都谁都不想见…我可以去见你吗?”

“…”电话那头静默了一会儿,响起一个轻轻的,“嗯”

几乎是同时,遣都家的门铃就响起了,“我已经到你楼下了哦!”圭哥在电话里说。

“诶?”惊讶的遣都忙不迭开了门锁

      门才打开一条缝,就被人心急地从外面大力拉开,接着砰一声关门的同时,遣都就被一把拉进怀里抱着,看不到那人的脸,就听他带点哭腔奶声奶气说,“ねえ…为什么这种时候你总是无法在站在我身边呢?这部剧明明因为有你的存在才有了爱不是吗?”

“圭桑,我…我没关系的…大家能得到认可比什么都好…我是从心底为大家感到高兴”

“你这家伙…就是这种地方啊…”

许久,两人终于分开了拥抱,遣都微笑着端详起圭哥哭花的脸。

“干什么一直看着我啦” ,啊,居然眼泪都掉下来了,被这家伙看到了,圭哥突然有些小小害羞起来。

“你都还没卸妆就跑来啦,而且还有酒臭…”

“啰嗦…你这家伙,也不想我是为了谁啦”

“fufufu,你去洗手台卸个妆先吧”

“我还是想洗个澡…可以么…”

“可以是可以…我刚刚才放了热水准备泡澡…你就出现了”

“那一起泡…?”

“哈?”

“都是男人没所谓吧?我最喜欢泡澡了…你家浴缸反正这么大…”

“…”遣都扶额,“看在你今天最佳男主角的份上…随你吧!”

“yeah!”这人孩子气地做起了那个退场专属动作,边往浴室挪动。

“バカじゃないの?”遣都被逗笑了,“我去准备换的衣服…一会我们一起喝一杯吧,我想为圭桑好好庆祝一下…”

“嗨嗨…我也是…想告诉遣都的事情有好多”


夜很长哦…

今早那么high 各位太太们都该泉思如涌了吧 😂😂😂

就不能放过这个tag吗

这么讨厌牧还要留在牧春tag干什么?你就不能放过她,放过这个tag么。

而且为什么每次要爬墙都要推到圈子身上 ,好奇怪 ,进圈子是因为喜欢牧春cp吧,不是因为喜欢饭圈环境吧?不是因为享受被人追捧吧?对cp没有爱才是爬墙最主要的原因吧 ?最初转all圭就是被牧饭气得,这太太亲自说的。现在又被牧春cpf气了,莫不是因此把圭林两人都恨上了?那也只能退圈了吧?换圈的话建议还是不要写文了,老老实实做回老本行画画去吧,也不会被人掐了。

最开始哪来什么牧春圈 不都是其他家爬过来的 别家看你爬牧春也要哭死哭活吗?既然能爬过来 当然也能爬走 个人自由罢了。难道觉得所有人都能有这个热情在这个tag待几年吗?你们all圭本来就是对牧春没有爱了才会产生的吧?既然如此,都已经cpf转了O了,还有脸留在cp圈吗?之前留着也是为了把cpf洗成o的卧薪尝胆罢了。

O和cpf没有谁比谁高贵,但是起码的公德心,不要恶心自己恶心对方,防火墙打打牢。

明明O却打着爱cp的幌子写文,还希望看的人全部跟她一样cpf变O,换哪里个cp圈子都要被掐的。希望她下次爬圈时注意一些。

牧春文里微量其他cp的情况时有,但是基本正常走向都是为主cp牧春服务的,这文预警不足,没有写明武春有h,不少纯牧春gn以为也是走大流,武春就是助攻用的,看到后来才恶心到了。当然了对于没牧春洁癖的all圭们应该看的挺开心。本来只要不爆群聊,你看文都快写完了也没人挂她,牧春女孩最多觉得有些奇怪绕道就算了,还不够佛吗?谁知道原来有人是存心算计的。并且表面还一副喜欢牧春的样子,可谓人前人后各一套,爱的只有自己,所以虐起笔下cp也是心狠手辣 毫不手软。

我想说,写作是不是带着对角色的恶意还是很看的出来的。牧春女孩长个心眼吧。

洗白文太长我没看也不想看,不否认她有一定写作能力,也不否认她对写文是认真对待的,赶文的太太也没有不辛苦的。但她不是为牧春女孩们服务的,甚至带着破坏牧春的目的去辛苦的,这再辛苦也是她自己变态跟我们牧春女孩无关,有你们all圭的去心疼就行了。

只是希望o们再不要披着爱cp的幌子别有用心写文,不然结果就是这样了。

牧春如此有爱的cp,只希望这个tag下看到的都是能让人开心幸福的两人,真爱无敌。

不和谐的 没有爱了的 请早走 也不要换马甲再回来。

牧春女孩即便很佛也不是傻子。

白嫖追产粮打?

仿佛这几天拼命产粮进化tag的不是牧春太太们
拜此事所赐 这几天乱七八糟奇奇怪怪的文少了很多 真的是太好了 虽然不知道能清净个几天

一群乌合之众的搅屎棍 赶紧爬圈吧谢谢您嘞

怀着最大的恶意去毁一个真情实感的cp tag 还说是为了这个tag好 是有多变态才能说的出来做得出来 被曝光了言行就低调做人行吗 再不济换个马甲重新来过啊 居然还能厚着脸皮抵赖说过的话 否认做过的事 维系着掉了的画皮 让人叹为观止 all什么都随便你们 哪怕all牧我们也管不着 但是没人逼你们在群里说这些洗tag的话 敢做就敢当行吗?说是白莲花都算高看你们了

无法入睡

今天咋回事儿 居然都没人更牧春文